050期一波中特|波叔一波中特2017年正版

大中企業自身防疫的痛點問題,遠程辦公解決好了嗎?

摘要:中美以完全相反的“殊途”實現了遠程辦公發展的“同歸”,這是注定的結局,而這個結局也被中國的云計算、移動辦公平臺化延伸所加速,最終還是受益于中國互聯網的超前發展。


截至2月20日,全國新冠肺炎感染累積確診人數超7萬余人。

除湖北外,大部分地區的新增確診病例已經趨近于零,從2月10日開始的復工活動進一步深入,復工與防疫成為當下重要的主題。

毫無疑問,新冠肺炎給企業帶來了直接的負面影響,在延遲復工以及階段性復工推進期間,遠程辦公成為互聯網一顆快速升起的新星。

然而,都在談論和關注的遠程辦公,多數只關注企業經營業務,一旦復工逐步開始,同樣需要數字化支撐的企業防疫工作卻并沒有納入遠程辦公的視野。

這一點在大中型企業身上體現尤為明顯,相對于小規模企業,它們在把業務快速恢復的同時,更需要提防疫情隱患,否則復工的努力可能毀于一旦,但目前市場上很多可選的遠程辦公服務卻只有針對業務的,沒有針對防疫的內容。

自然而然,那些原本就服務于這類型企業的遠程辦公互聯網ToB服務方,在解決痛點的同時,也“順道”多了一個展示自己的機會。

例如,從事協同辦公領域19年的藍凌軟件,客戶原本都是大中型企業,聚焦服務了10000+企業,自然在疫情期間就為大中型企業、組織客戶提供了針對性的抗議管理系統,協助它們內部的防疫責任部門進行相關工作。

其實藍凌軟件不是單干,作為釘釘生態的成員,抗疫管理系統建立在釘釘的基座上,也也是釘釘嘗試做協同辦公生態的一個體現,只不過在防疫更顯眼了一些。

換個角度看,疫情加速了遠程辦公行業的發展,而企業的抗疫信息化,則進一步把遠程辦公的云計算+移動辦公平臺+應用解決方案“三位一體”的“生態范式”表現出來。

人太多、地太廣——大中企業還有自身防疫的“麻煩”

與小企業或者不依賴現場活動的企業不同,大中企業面臨著獨特的防疫麻煩,對遠程辦公有著自己獨特的痛點需求。

1、恢復營業+防疫,才是大中企業對遠程辦公的全部需求

恢復營業的前提是安全復工,大中型企業與只需要遵守寫字樓管理規則的小企業對比,員工人數更多、辦公場所大、開銷大,出現了更多現實問題:

人太多,如何把握員工狀態,向員工宣貫公司防疫要求、推送防疫信息,并保障復工后口罩等大量防疫物料的庫存、分發到位?要知道,鐵路部門就出現過通過微信群下發信息導致員工未閱讀,最后釀成慘禍的前車之鑒,現在,在特殊的疫情時期,一個員工的“失守”就可能導致復工功虧一簣。

地太廣,大中型企業的業務一般多元化,覆蓋面較廣,且項目分布全國,子公司也遍布各地,例如藍凌服務的越秀地產就是個全國性企業,統計各地員工狀況及掌控疫情態勢,整體層面的防疫用一場大戰來形容不為過。

工作場所面積大,日常的辦公室、會議室等區域的每日消殺保潔過程繁瑣,事無巨細,單靠人工記錄難免出錯。

員工眾多、多地域管理、事情繁瑣,從內部組織由上而下統一管控,在繼續使用遠程辦公產品開展業務的同時,兼顧防疫需求成為大中型企業的剛需。

2、“群防群控”正在拆解成企業、組織單元

政府層面的“群防群控”最終要是拆解到個體上的,社區、園區、企業、校園等。大中型企業牽扯面廣,自然就成為“群防群控”措施的重要點,也是大中企業無法回避的社會擔當。

事實上,各大中型企業往往也是當地經濟的重要支柱。對下,大中型企業要從全局掌握企業人員、防疫物資、疫情控制措施執行,要有總體的把控;對上,它們還往往要對政府負責,對接政府的統計報表,相關的復工事宜需經政府批準。

將企業內部的防疫工作做到位,同時與政府的疫情管控形成協同效應。如何做到內外協同?只有數字化。所以,大中型企業除了經營業務本身,還要在龐大的系統生態上部署多層次細分的抗疫管理系統,遠程辦公系統不能只管一面。

3、信息化基礎底子都有,但防疫數字化難以“加載”

即便大中型企業確定了遠程辦公要增加防疫內容,但執行起來又有新的痛點。

如果是小企業,從零起步,不管是經營業務還是防疫,都可以“新建”的方式上線,但是,對大中型企業而言,它們的信息化、數字化建設一般都起步較早,積累多、底子厚,這些常常關注于業務協作、辦公協同的體系,如果要“加載”一套新的數字化防疫解決方案在上邊反而變得更加麻煩,牽扯很多體系兼容的問題,更何況疫情面前的時間又也很“趕”。

當然,大中型企業的IT部門在系統集成方面經驗雖然豐富,不過,對防疫應用而言,它還必須得融入到用戶場景中去,不能只是簡單的功能堆砌,用戶樂于遵照執行才能帶來更好的執行效果,這又對遠程辦公體系上搭建防疫系統有場景融入方面的挑戰,是更高級的集成或“加載”。

移動辦公的平臺化延伸能成為解藥嗎?

從公開資料結合上述信息,包括員工防疫管理、抗疫物資管理、疫情場所管理等6大應用場景、由阿里巴巴釘釘和藍凌聯合推出“抗疫管理系統”即是針對大中型企業的痛點而來。

而事實上,釘釘作為天然擁有遠程辦公能力的移動辦公平臺,藍凌作為深度開發的合作伙伴,這樣的解決方案本質就是一種移動辦公的平臺化延伸。

于是,問題轉變成,釘釘&藍凌“抗疫管理系統”這個市面上僅有的服務防疫的整體遠程辦公解決方案是否真的可以解決痛點問題,或者說,移動辦公平臺化延伸出針對性解決方案,能否成為大中型企業兼顧經營與防疫的有效方式?

要回答這個問題,不妨從大中型企業對防疫的場景需求拆解、倒推,看看這個模式下的解決方案是否具備對應的價值。

1、員工層面:直接的疫情數據上報與控制,疫情教育等

防疫最首要的是讓員工便捷、及時地上報體溫、出行地、接觸湖北籍貫人員情況等疫情數據,點對點精確到每個人的特定信息和行為,并反向進行疫情教育,這樣才能杜絕“失控”。

釘釘&藍凌“抗疫管理系統”支持員工通過手機點選上報個人健康數據,并有獨特的DING一下催辦功能(如果忘記填表),相較于微信群上報客觀上更加便利也便于匯總,此外,該系統同時可以Push不同的防疫衛生指南,組織在線講座集中學習。

由于在釘釘的基座上開發,這些能力并不意外。

從實際案例來看,某大型國有地產公司原本已是釘釘的客戶,春節后技術團隊與藍凌、釘釘協作針對性地開發和完善了視頻會議、工作日志、健康打卡、實時疫情等功能,包含防疫在內的“云辦公”觸達了旗下8000多名員工,健康上報與經營業務一同進行,客觀上確實起到了保障正常經營的作用。

2、企業層面:數據穿透統計、與政府對接等

由員工個體上升到企業整體層面,把控疫情相關數據輔助總體決策和措施,就成為疫情相關遠程辦公系統的主要任務。

而如果說小企業還能用一張Excel表完成疫情相關數據匯總工作,那么大中型企業面臨大量員工個體、組織、區域的數據層層疊加,統計工作量大、時間緊,顯然必須借助數字化能力。

原本就連接員工的釘釘發揮了其優勢,在與藍凌合作的疫情管理系統中,手機本質上變成了統計助手,加上釘釘背后的阿里云平臺AI等技術的接入,實現了某種可視化的數據匯總與趨勢分析,同時可以上報給政府及其它機構,實測如圖,來源于一家主營橡膠產品的制造企業:

該企業下屬工廠較多,擁有2000多員工,在既有系統基礎上搭建了藍凌&釘釘的“抗疫管理系統”,與原本的企業文化、宣傳通告、溝通協作、組織運營、學習發展等模塊結合,支撐了從集團機關到車間班組的生產經營與防疫工作。

事實上,這種數據穿透分析在直接負責社區的物業公司有更直接的價值。在某地產物業小區的應用中,通過疫情管理系統搭建業主健康臺,結合每日健康打卡、出行記錄等功能快速統計疫情重要數據并與政府部門對接,這強化了街道辦等基層政府對疫情信息的掌控。

當然,在物業企業這里,企業經營業務與防疫本身已經合二為一了。

3、疫情層面:物資、場所、信息三重疫情管控

具體到疫情防控本身,遠程辦公的解決方案主要解決的是大量瑣碎而又必不可少的工作,對大中企業而言,無非包括抗疫物資(給員工發的口罩、消毒水等)管理、疫情場所管理(主要為消殺)、疫情動態管理(內外部信息通報等)等。

釘釘、藍凌的防疫管理系統顯然進行了對應的場景細分,例如在抗疫物資管理方面,支持口罩、消毒水、一次性手套等的購買入庫、盤點、申領、出庫等功能,甚至包括庫存數量的預警;在疫期場所管理上,支持辦公重要場所的消殺簽到,位置鎖定防修改、拍照水印防遺漏,結果自動匯總,對特殊需求的企業(例如門店很多)還可以結合智能硬件,多門店、多區域消殺巡檢,實人實地。

很顯然,從案例也可以看出,這些都是十分瑣碎但在疫情面前又不能馬虎的事,數字化相較于人工記錄和監管有天然的優勢。

4、個性化層面:根據企業實際需要進行深度定制

大中型企業往往都會有大量的個性化內容,所謂防疫管理系統也不能是一個標準化的系統,實際上線過程中必須進行個性化的部署。

這與非常時期的時間緊迫性形成了沖突,又要緊急防疫,又要滿足深度定制需求,對遠程辦公而言,唯一可選的方案是平臺化的搭建模式,快速而又多樣化。

釘釘&藍凌也是這么做的,“抗疫管理系統”的開發就是依托于藍凌的在線業務建模平臺,以可視化的表單設計、流程設計、圖表設計等快速構建專屬的辦公應用,甚至不需要懂代碼。

反過來看,防疫解決方案體現的個性化其實也必須建立在長久的企業辦公服務經驗積累基礎之上,在線辦公應用的搭建平臺出現是這種積累的典型表現。

總得看來,釘釘&藍凌“抗疫管理系統”與大中型企業防疫需求進行了應用與功能的場景匹配,奔著解決痛點而去,而除此之外,更應該看到,釘釘基座+藍凌開發這樣組合是移動辦公平臺化延伸的必然——一方面是基礎能力和架構,一方面是長久以來的服務經驗,在疫情面前相互結合的價值被高光打亮。

平臺化下的“一過性”解決方案,映射出“三位一體”的遠程辦公生態?

不得不說,盡管釘釘&藍凌推出的抗疫管理系統內容很多、涉及6大抗疫場景,但是,這仍然只是一個遠程辦公“一次性”解決方案——等疫情結束,大部分內容將不再有用。

如果時間倒推三五年,這樣的“一過性”解決方案是無法想象的,在當時的開發環境下,投入巨大的成本只換來一個只能用一個月或數月的解決方案,無論對供應商還是企業客戶都很“劃不來”。

但是,現在,在移動辦公產品的基座上集成、快速上線,使得這樣的一過性解決方案可以快速拿起又快速放下。

一方面,在移動辦公平臺化的前提下,員工信息上報、DING一下、數據管理等,釘釘藍凌這套解決方案很多內容都是企業客戶原本釘釘就有的;

另一方面,釘釘作為平臺,自身的很多能力也來自于阿里云這個更大的平臺的支撐,例如AI、數據分析幫助進行防疫數據穿透匯總分析。

于是,阿里云、釘釘、藍凌形成了某種平臺承載平臺、賦能再接賦能的嵌套生態結構,阿里云輸出能力和架構,釘釘輸出移動辦公平臺化(本身是一個包含具體內容的產品,但現在也體現出平臺價值),藍凌基于用戶理解的具體解決方案。

在大中型企業客戶看來,它只是接受了一個包含了各種能力的抗疫解決方案罷了,阿里云、釘釘、藍凌已經“三位一體”隱含在同一個產品中。

這種范式最大的價值在于,底層平臺進一步分層、表層應用只關注痛點問題,讓互聯網在這次疫情中表現出的快速迭代、快速部署能力更進一步,按釘釘和藍凌的官方說法,抗疫管理系統通過電話或釘釘提報需求,3天內即可全部部署完上線一個深度應用系統。

事實上,釘釘、藍凌也只是行業的一個代表,云計算、移動辦公、專業服務商的三位一體遠程辦公范式在更多大廠都有表現,疫情需求起到了倒逼加速的作用。

結語

疫情按下遠程辦公加速鍵,有業內人士稱中國遠程辦公可能因此進步3-5年。

一個有意思的事是,從釘釘&藍凌的抗疫管理系統來看,解決方案的主要實際應用者是原本最不重視數字化的行政后勤部門,這說明在“三位一體”式的平臺化生態下,遠程辦公正以快速創新集成的方式加速場景滲透,這個加速鍵并不是臨時的。

另一方面,作為中國互聯網領先全球背景下,唯一“落后”的領域,遠程辦公正在追平與美國等國的差距,只不過,美國遠程辦公的蓬勃發展源于地廣人稀、城市衛星化布局所倒逼,而中國則恰恰相反,城市人口的高度密集讓遠程辦公一度難以快速發展,但疫情防控這樣的城市治理問題最終還是讓遠程辦公走上了快速發展的道路。

中美以完全相反的“殊途”實現了遠程辦公發展的“同歸”,這是注定的結局,而這個結局也被中國的云計算、移動辦公平臺化延伸所加速,最終還是受益于中國互聯網的超前發展。

本文為 品途商業評論(http://www.okoewu.tw)投稿作者:曾響鈴 的原創作品,責編:邢通。歡迎轉載,轉載請注明原文出處:。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品途商業評論觀點。

發表評論

您的操作太快嘍,請輸入驗證碼

您輸入的驗證碼不正確。

看不清? 點擊更換
確定
050期一波中特 红足一世球探比分 500万彩票比分电脑版 国职业棒球比分 华东15选5开奖走 安徽十一选五牛走势 1元红包群微信二维码 篮球比分直播网捷报 竞彩足球推荐比分论坛 混合过关 安徽11选5开奖结 排列三怎么玩才赚 腾讯广东麻将[email protected] 13 股票融资公司咨询推荐大牛时代 2450O皇冠比分走地赔 极速十一选五是谁开的 日本av好看的系列